梦见幼年被拐置疑自己非亲生 重刑犯求助狱警寻亲成功

据北京青年报14日报导,福建龙岩监狱重刑犯郑江从小就置疑自己是被买来的孩子,最近常常梦见亲生爸爸妈妈在呼唤自己。所以,他写下一封求助信,央求民警帮他寻觅亲生爸爸......
admin

据北京青年报14日报导,福建龙岩监狱重刑犯郑江从小就置疑自己是被买来的孩子,最近常常梦见亲生爸爸妈妈在呼唤自己。所以,他写下一封求助信,央求民警帮他寻觅亲生爸爸妈妈,民警随后发起网友协助寻亲。12日,郑江与贵州籍周女士的血液样本DNA比对成功,周女士就是他的亲生母亲。

民警奉告郑江DNA比对成果 供图/福建省龙岩监狱

重刑犯做梦置疑自己非亲生子

11月26日,福建省龙岩监狱内,34岁的重刑犯郑江写下一封求助信,信中称,他从小一向置疑自己是被抱养的孩子,期望民警帮其寻觅亲生爸爸妈妈。“请领导们帮帮我,这是我三十年来的一个心结。”

这封求助信从龙岩监狱三监区九分监区寄出,摆在了福建省龙岩监狱监狱长的案头。而这封求助信起源于郑江的一个梦。

在龙岩监狱的高墙内,瘦弱的郑江一次次从深夜噩梦中吵醒。白日,郑江总会思索起这些古怪的梦。管束民警陈林彬很快察觉到他的反常。在屡次谈话中,郑江坦露了他的心结。郑江说,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买来的孩子,最近,常常梦见亲生爸爸妈妈在呼唤自己。

陈林彬介绍,郑江缺少爸爸妈妈管束,从小被爷爷拉扯大。9岁时爷爷过世,“连环噩梦”便接二连三。先是梦见在和父亲逛街时被陌生人抱走,后是梦见自己家满是黄泥土的墙面。醒来后的郑江感到莫衷一是,由于自己与父亲长得不像,梦中“爸爸”的长相、个头与实际中的父亲不同很大,再联想到街坊们的异常目光,姑姑对他的“野孩子”称号……年幼的郑江便种下了一个心结:自己是被抱来的孩子。

民警协助寻亲 姐弟相认

收到求助信后,监狱民警决议对此事打开查询。

陈林彬仔细查阅了郑江档案,多方探问,在度假期间还询问了郑江地点的户籍地***。在福建南安市仑苍镇,陈林彬来到郑江户籍上记载的家庭住址。郑江的家门紧锁,街坊称郑江父亲在外地打工,不在家。

在实地看望之余,龙岩监狱的工作人员于11月28日在微信发布了“协助郑江寻亲”的音讯,发起监狱民警和家族转发寻亲音讯。音讯中附加了郑江的档案记载。

“福建全省有一万多名监狱民警,每人发起10个亲朋,就会有10万多条寻亲信息,人多力量大。”龙岩监狱的领导说。发布寻亲音讯四天来,龙岩监狱获得了网友的数万条留言和数百条头绪。但通过重重排查与核对,各方头绪均被监狱否定了。

11月30日,福建省*****接到一个电话,福建晋江市一位卖早餐的张大姐称,郑江很有可能是她失散多年的亲弟弟。张大姐说,寻亲音讯中描绘的家园场景与她的老家极为类似,有黄土墙房子,稻田和门前小河。张大姐略带哭腔地通知民警,30年前,父亲带着4岁的弟弟在赶集时走散,弟弟头上的伤痕与郑江的伤痕符合。弟弟失踪后,家人心急如焚,寻遍了邻近的村庄。

接完电话后,福建省*****马上将头绪通知了福建龙岩*****的工作人员。民警陈林彬电话联系了张大姐,要了张大姐的相片,但比照后也不能承认。为了承认血缘关系,张大姐将母亲周女士接到福州市,预备做DNA比对与检测。12月13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从龙岩监狱得悉,12月12日,郑江与贵州籍周女士的血液样本DNA比对成功。监狱里,正在****的郑江在医师处得知音讯后,喜不自禁,对监狱民警连声道谢。

北青报记者从福建龙岩*****办公室得悉,龙岩监狱方案于今天(14日)举行一场认亲会,让郑江与亲人在监狱聚会。

服刑十年无人探望

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童年时期的郑江因缺少爸爸妈妈管束,寄养于姑姑家。上学时抽烟、打架斗殴。在郑江15岁时,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,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束所服刑改造。出狱后,郑江在福建南安因小事参与打架斗殴,其同伙将对方打成重伤致其逝世。之后,郑江向警方投案自首,因犯故意伤害致人逝世被判处重刑延期两年履行,关押在福建龙岩监狱。

管束民警陈林彬称,郑江服刑10年间,没有任何亲朋看望,归于无信件、无会晤、无接济的“三无人员”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全部评论